HOME > 精选案例
题目 海上保险中投保人如实告知义务的特别规定_保险_海事海商
档案号
委托人(犯罪嫌疑人)
对方当事人(受害人) 大兴矿产品公司
案由(起诉罪名)
委托人 某保险公司
辩护(代理)律师 高良臣
案情概述  

2008617,大兴矿产品公司(下称大兴公司)支付650万元购买了一批铅锌矿。714日,全部货物集港于烟台港,并装载于金冠轮。

714,大兴公司到保险公司(下称保险公司)支付了14000元保费对货物进行投保,保险公司给大兴公司签发了《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单》。保险单记载:货物名称是铅锌矿;运输方式是海运;保险金额700万元;运输工具是金冠轮。

7161430,金冠轮在连云港附近海域倾斜沉没,货物一并灭失。经查,装船的铅锌矿含水率高达9%到17%。海事局报告认定,事故发生原因是铅锌矿中的水分向上游离渗出,在货物上层形成自由液面,向左侧流动,使船舶稳性力矩丧失,最后船舶沉没。

820,大兴公司提起诉讼,要求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并赔偿650万元。

保险公司委托本所律师代为应诉。

 

辩护(代理)要点  

【应诉思路】

研究案件材料后,承办律师将应诉思路确定在免责抗辩上。即:大兴公司未如实告知铅锌矿具有海运危险性,未如实告知装船前铅锌矿的含水率,船舶沉没的责任不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

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将铅锌矿列为危险品,但铅锌矿被列入《散货规则》附录A《易流态化货物名称表》,系A类易流态化物品。我国交通部关于《海运精选矿粉及含水矿产品安全管理暂行规定》第九条规定,凡使用一般货船装运水选精矿粉和被水湿浸过的矿产品,精选矿粉和矿产品的含水率不得超过可运含水率。一般可按含水率不超过8%的标准执行,超过此标准的,可不予承运。因此,相对于海上运输而言,该类物品的运输不同于一般物品运输的要求,其含水率超标运输具有相对的危险性。

我国《海商法》第222条规定,合同订立前,被保险人应当将其知道的或者在业务中应当知道的有关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者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如实告知保险人。根据《海运精选矿粉及含水矿产品安全管理暂行规定》的要求,托运人托运精选矿粉及含水产品,应向起运港、港务监督、承运船舶提供的文件包括含水率,可见含水率的大小足以影响合同的订立和保费的确定。作为投保人的大兴公司应当将所投保的铅锌矿的含水率告知保险公司,否则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判决结果  

【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大兴公司在投保时如实在投保单上填写了铅锌矿的货物名称,根据我国保险法第17条规定,保险公司可以就货物相关情况向大兴公司或者代理人进行询问。但是,保险公司在订立保险合同时,未向大兴公司及其代理人询问相关情况,故大兴公司没有就铅锌矿相关情况进行告知,不违反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一审判令保险公司向大兴公司支付650万元的保险赔偿款。

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援引我国海商法第222条规定,认为大兴公司作为投保人应当将所投保的铅锌矿的含水率告知保险公司,因其没有履行告知义务,故应当承担相应责任。二审判决驳回了大兴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相关法条
相关文件链接  

【案件评析】

本案涉及我国保险法和海商法对于如实告知义务的不同规定和适用。

1、如实告知义务的意义

如实告知是根据最大诚信原则,课以投保人的一项义务,其要求在订立合同之时,投保人应当就其知晓的有关保险事项的重要事实,如实告知保险人,以便保险人决定是否承保或者确定保险费率。最大诚信原则是目前英美法系国家的通说,也是我国保险学说界的主流观点。

保险人向投保人收取的保险费多少取决于保险人对其承保的危险的正确估计或者判断;保险人是否愿意承保危险,同样也取决于其对危险发生程度的正确估计或者判断;即使保险人同意承保风险,仍然有必要在保险单承保的风险范围内,能够依照其对风险的判断采取控制风险发生的措施。如实告知义务就是为实现这些目的而设计的制度。投保人的人身或者财产利益所面临的危险属于未来不确定,保险人依保险合同承担的保险责任属于不确定的风险责任。保险人估计保险危险发生的程度只能以投保人的真实陈述为基础,并结合自己的调查结果,才能对保险危险作出正确的估计和测定,从而以收取保险费为对价承担保险责任。这是保险法特别规定投保人的如实告知义务的原因所在。

2、界定告知事项和告知方式的两种立法体例

投保人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对于告知事项的界定和告知方式,国际上主要有两种立法体例,即询问主义和自动申告主义。

询问主义,是指投保人仅对保险人询问的事项负有告知义务;保险人未询问的事项,投保人不负有告知义务。这种立法体例将重要情况的判断交给保险人,使投保人的告知义务不会无限化。如果保险人不询问,则表明其不必通过投保人告知方式了解相关保险事项,后果自然应当由保险人自行承担。我国《保险法》第17条“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并可以就保险标的或者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当如实告知”的规定实际上确立了询问告知原则。

本案中,一审判决基本上遵循的就是询问主义,即保险公司在订立保险合同时,未向大兴公司及其代理人询问相关情况,因此,大兴公司没有就铅锌矿相关情况进行告知的义务。

自动申告主义,又称为无限告知主义,这种立法体例把对重要情况的判断交给了投保人,只要投保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任何有关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者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都应当如实告知保险人。保险人未询问的事项,只要投保人知悉,也负有告知义务。采取这种立法体例的国家有英国、美国、法国和比利时等。我国《海商法》第222条“合同订立前,被保险人应当将其知道的或者在业务中应当知道的有关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者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如实告知保险人”的规定实际上确立了自动申告主义即无限告知义务。

本案中,二审判决基本上遵循的是自动告申主义,也就是无限告知义务,即:保险公司不主动询问铅锌矿的相关情况,但大兴公司作为投保人应当如实告知铅锌矿的海运危险性及含水率这些重要情况。由此可见,对投保人在订立海上保险合同时告知义务的要求要高于订立一般民事保险合同的当事人,并且告知义务的履行与否更直接地影响到合同的效力。

我国《海商法》之所以和《保险法》在告知义务上有所区别,主要原因是海上保险自身的特点。第一、海上保险的危险因素复杂多变,保险人对其情况的了解、知悉完全依仗投保人的如实告知;第二、海上保险的投保人大都是有着丰富的经验、熟悉海上风险及自身船货状况的商人,因而对其诚信原则的遵循及所应尽的注意、谨慎义务较之于一般大众均应更为严格。

3、海上保险中应如实告知的重要事项列举

当然,投保人对自己知悉或者应知的情况并不是事无巨细,相关不相关,都负有向保险人告知的义务,而只是需要告知与保险标的风险相关的重要情况。

关于重要情况的判断标准,我国《海商法》规定为“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是否接受承保的重要情况”。根据我们的经验,在海事司法实践中,以下情况均有可能会被视为是重要情况:(一)、在船舶保险中:1、船舶的性能;2、船舶的特殊构造;3、船舶的船级;4、船舶的船龄;5、船长和船舶受损的情况;6、船舶的开航时间;7、船舶的名称、船籍等等。(二)、在海上货物运输保险中,1、承载船舶名称;2、船龄;3、货物是否属于甲板货;4、货物的属性,特别是危险性质;5、货物在运输开始前有可能遭到损坏的情况;6、货物装卸须使用驳船的情况;7、装船前货物的状态等等。

  另外,从投保人的角度讲,对于保险合同订立前的重要情况,其自身还有一个知情与否的问题。如果投保人不可能知道某一事项,即便该事项符合重要情况的判断标准,其也无法告知保险人,投保人不能因此而承担责任。

 

114   海上保险中投保人如实告知义务的特别规定_... 管理员 2013.09.17 2610
上一页 工伤人员可否向用工单位主张人身...
下一页 事先拟定条款并授权他人在一定条...
 
 
双城国际 山东省高级法院 网易邮箱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人大法工委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中纪委&监察部 中国律师网 法律图书馆 青岛统计网 青岛政务网 青岛新闻网 知识产权网 百度百科
山东律师网 中国法院网 恒金鹏投资          
鲁ICP备021305号
COPYRIGHT © 文康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