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精选案例
题目 事先拟定条款并授权他人在一定条件下签署的合同之效力_张德俊诉海东发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档案号
委托人(犯罪嫌疑人)
对方当事人(受害人) 济南海东发实业有限公司、赵晓平
案由(起诉罪名)
委托人 张德俊(申请再审人)
辩护(代理)律师 孙芳龙、荆维航
案情概述

12005531日,山东省企业托管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托管公司)与济南含章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含章公司)、济南海东发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刘大庆签订借款协议,托管公司借给含章公司500万元,期限自2005531日至2005629日;海东发公司、赵晓平以托管公司股权348万股及50万股提供质押担保,如含章公司不能按时还款,则海东发公司、赵晓平的股权转让款应首先用于归还含章公司欠款,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全权委托托管公司转让上述股份,并事先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

2、托管公司发放借款后在股东名册上载明,赵晓平50万股、海东发公司348万股2005531日因含章公司借款担保质押给托管公司。

3、因借款人含章公司未偿还全部借款,赵晓平、海东发公司拒绝履行担保责任,托管公司停止向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发放2006年红利,赵晓平及海东发公司则向济南市历下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托管公司发放红利。

42007619日,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含章公司、刘大庆与托管公司签署会议纪要,海东发公司及赵晓平提出不同意在借款到期后再提供担保。

52007619日,张德俊(持有托管公司8万股股权)开立银行账户。

62007620日,托管公司向海东发公司、赵晓平之外的其他股东发送《关于公司398万股股权优先转让征求函》,称根据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两位股东的委托,转让两股东所持有的托管公司全部股份,要求股东在2007625日前答复。

72007620日,张德俊账户转入100.80万元,汇入人为王小荔(托管公司股东)。

82007621日,托管公司根据2007年第7次总经理办公会的会议纪要,将海东发公司、赵晓平的股权解除质押。

92007621日,张德俊账户转入9笔款项,总金额463.68万元,其中张德俊转入12.60万元,其余444.70万元由托管公司高管及其他股东转入。

102007622日,张德俊回复托管公司,同意受让398万股股份;同日,张德俊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并将501.48万元转入托管公司账户。

112007622日,托管公司因借款合同纠纷将含章公司、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刘大庆诉至济南中院,案号为(2007)济民四初字第97号。

122007624日、25日,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在《齐鲁晚报》刊登声明,称没有转让所持有托管公司398万股股权的意愿和计划,现在不委托托管公司以每股1.26元或任何价格转让上述股权,并且不委托包括托管公司在内的任何第三人处置上述398万股股权。

132007626日,济南中院根据托管公司申请,冻结赵晓平银行存款38万元及海东发公司银行存款1466.05元。

142007626日,赵晓平将声明公告快递给托管公司,因托管公司未签收而被退回。同日,托管公司将股权转让款438.48万元汇至海东发已被冻结的银行账户、63万元汇至赵晓平已被冻结账户,并办理了股东名册变更,载明海东发公司及赵晓平的398万股转让给张德俊。

152007628日,张德俊将海东发公司、赵晓平、托管公司分别诉至济南中院,案号分别为(2007)济民四初字第99号和(2007)济民四初字第100号,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有效、确认张德俊的股东资格。

1620071219日,济南中院对托管公司诉含章公司、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刘大庆借款纠纷案作出(2007)济民四初字第97号民事判决,认定借款合同无效,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刘大庆担保无效,但应承担含章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的赔偿责任。赵晓平提起上诉后又撤回,该判决已生效。

1720071220日,赵晓平被冻结的款项为70万元、海东发公司被冻结的款项为450万元。

18200823日,托管公司申请强制执行,济南中院从海东发公司账户扣划190余万元并执行完毕。

19200825日,海东发公司将438.38万元、赵晓平将63万元汇至托管公司账户,托管公司发函要求海东发公司及赵晓平取回该款。

20200916日,济南中院对张德俊诉托管公司、海东发公司、赵晓平确认股权案作出(2007)济民四初字第99号、100号民事判决,以托管公司无权代理及张德俊并非善意取得为由判决驳回张德俊的诉讼请求。张德俊及托管公司不服,向山东高院提起上诉。

2120091230日,山东高院以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为由将上述两案发回重审。

222011117日,济南中院作出(2010)济民四商重初字第1号和(2010)济民四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再次驳回张德俊的诉讼请求。张德俊及托管公司不服,再次提起上诉。

2320111129日,山东高院作出(2011)鲁民四终字第28号和29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4201112月,张德俊委托本所律师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5201262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2)民申字第45号、第46号民事裁定,对两案进行提审。

辩护(代理)要点

一、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

1、涉案股权转让协议,除了买受人,全部内容都已确定,被申请人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在没有受到任何胁迫、欺诈的情况下,自主自愿地在涉案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盖章,并将签署完毕的股权转让协议交给托管公司,授权其在条件成就时卖出涉案股权。所有这些,都是赵晓平、海东发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

2、虽然涉案股权转让协议与被申请人及案外人间的借款协议之间存在关联关系,但是,股权转让协议从作为买受人的申请再审人签字那一时刻起,就成了一份完全独立的合同,独立存在于申请再审人与赵晓平、海东发公司之间,该合同并非借款协议的从合同,主合同借款协议的无效仅能导致从合同质押担保协议的无效。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只要与无效合同有关联的合同,都会因为无效合同的无效而导致所有的关联合同无效。

3、涉案股权转让协议采取事先签订的做法,这种做法可以确保当含章公司不能偿还借款时,托管公司不需要依赖赵晓平女士和海东发公司的配合、也不需要通过法院的诉讼程序,就可以直接处置股权,以实现自己的债权。这种做法并不依附于质押关系,其效力也不受质押合同效力影响;该做法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又是各方当事人自觉自愿的选择和真实意志的体现,不存在导致合同无效的事由。

二、托管公司对涉案股权的处置正当合法

1、托管公司有合法授权处置该涉案股权。

在托管公司和张德俊签署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前,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并未有效撤销对托管公司处置涉案股权的授权,托管公司有权处置涉案股权。

被申请人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在庭审中主张,因借款协议无效,其中的质押担保条款无效,协议中对托管公司关于转让涉案股权的委托也无效,并强调该委托自始无效。但申请再审人认为,该借款协议中实际上存在三种合同关系,一是借款合同关系,二是担保合同关系,三是委托合同关系。这三种合同关系是否有效,要根据法律规定来分别判断。而委托合同关系并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所规定的无效情形,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

山东高院二审判决认为,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在2007619日的会谈中关于“不同意对500万元借款到期后再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意味着解除了设定的股权质押担保责任,并进而认定赵晓平、海东发公司解除了托管公司转让其股权的委托,托管公司的代理权已经终止。这是明显的认定事实错误。

2007619日的“会议纪要”只字未提“股权转让协议”,也只字未提赵晓平和海东发公司撤销对托管公司的授权。而且,在托管公司办理完毕股权转让的手续之前,股权转让协议并未被宣布作废。

事实上,这样一式三份股权转让协议放在托管公司的手上,这种状态本身就意味着赵晓平和海东发给予了托管公司有效的授权,授权他们在条件成就时可以自由地寻找受让人并完成股权装让。

2、托管公司处置涉案股权的条件已成就

从被申请人及案外人间的借款协议来看,各方当事人为托管公司处置涉案股权所设定的唯一条件就是“含章公司不能按时归还借款”。而各方当事人毫无争议的事实是,含章公司在2005629日借款期限届满时没有及时履行还款义务,托管公司处置涉案股权的条件已经成就。

3、涉案股权转让价格公平合理

涉案股权转让价格是由赵晓平、海东发公司确定的(即便如赵晓平所称系500万元借款除以398万股所得,该价格也经过了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同意的),虽然该价格略微低于每股净资产,但托管公司提供的证据充分证明,该价格是符合当时市场行情的,甚至是在转让完成之前托管公司股权的最高成交价格。

在本案中,当我们判断转让价格是否公允合理的时候,应当把时间定格在20076月份,而不是此后的任何时间。

三、申请再审人张德俊受让涉案股权程序合法

申请再审人张德俊根据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及托管公司的要求付清全部股权转让价款,托管公司已办理完毕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张德俊已经成为涉案股权的合法持有人。

虽然申请再审人在其他股东回复前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支付股权转让价款,但其他股东在托管公司限定的合理期限内并未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即便时至今日,也没有任何其他股东出来主张涉案股权转让行为剥夺了其股权优先购买权。

四、申请再审人购买涉案股权并无与托管公司串通、损害赵晓平及海东发公司利益的恶意

1、申请再审人股权转让款部分来源于借款,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将其与托管公司高管任职强行关联,完全是混淆事实

购买涉案股权系基于申请再审人的自主判断而作出的决定,因申请再审人难以在短时间内将其他财产变现,申请再审人便向同事、朋友及亲戚筹措款项,其中部分借款来源于托管公司部分工作人员,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鲁民四终字第2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从出借人员任职情况及出借款项一一对比,借款数额显然与任职并无任何关联;并且,托管公司董事长、董事会秘书等公司高管并未向申请再审人出借资金。

可见,借款数额是借款人与出借人之间的约定,申请再审人向同事借款的金额纯属巧合和偶然,这完全取决于相关同事的经济能力及对申请再审人的信任度。申请再审人在自有资金有部分缺口的情况下,找同事借款凑足股权转让款,这是申请人与相关同事之间的借款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

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试图将申请再审人与案外人的借款关系扭曲为“出资”,其目的就是人为制造申请再审人购买股权的恶意,从而混淆视听。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一审、二审、再审过程中,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对申请再审人“司机”的身份极尽轻视之能事,认为申请再审人身份低下,收入微薄,没有能力购买涉案股权,甚至对申请再审人购买股权的资金来源、社保记录等资料进行调查。对此,申请再审人认为,申请再审人作为托管公司的股东,有权和其他股东一样,完全享有优先购买股份的权利。

2、申请再审人购买涉案股权款项的来源和性质并不能影响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法律效力。

实际上,申请再审人对于托管公司与含章公司、赵晓平、海东发公司此前的借款纠纷及担保纠纷并不知情。

涉案股权转让价格是赵晓平、海东发公司自己确定的,并且托管公司未对股权转让协议的任何条款进行过有损于赵晓平、海东发公司利益的恶意变更。

如前所述,涉案股权的转让价格,在2007622日转让时,是高于市场行情的。在赵晓平、海东发公司试图逃避责任的紧急情况下,托管公司有关人员借款给申请再审人,目的是避免公司遭受巨额损失,这是善意的,并无抢夺赵晓平、海东发公司股权的恶意。如果托管公司有关人员是因为估计股权价格会上涨而通过申请再审人抢夺赵晓平、海东发公司股权,其完全可以购买同时期其他股东试图转让而未转让成功的其他股权。

在托管公司有权转让涉案股权、价格公允且股权转让协议内容完全是赵晓平、海东发公司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以股权款项来源和性质来推断或评判申请再审人购买涉案股权是出于恶意还是善意,没有任何意义。假如托管公司无权卖涉案股权,或者转让价格显失公平,或者转让协议内容违法,即便申请再审人全部使用自有资金,也不能推定其善意取得涉案股权。

综上,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申请再审人已成为涉案股权的合法持有人,二审判决因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而应予撤销,申请再审人关于确认其股东资格的再审请求应予支持。

判决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在提审中将本案当事人的主要争议归结为四点:一、2007619日的会议纪要是否构成了对借款协议中担保内容的变更;二、海东发公司交付给托管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是否为空白协议;三、托管公司行使股权转让的条件是否成就;四、股权转让协议是否合法有效。

一、2007619日的会议纪要是否构成了对借款协议中担保内容的变更。

最高院认为,从会议纪要中的“海东发公司及赵晓平女士明确表示不同意对500万元借款到期后再提供担保”这一内容看,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仅仅表示不同意对500万元借款到期后再提供担保,并非撤回此前提供的担保,托管公司并没有同意解除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担保的意思表示,因此,该内容不应被理解为托管公司放弃了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对含章公司借款所提供的担保。

二、海东发公司交付给托管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是否为空白协议。

最高院认为,海东发公司、赵晓平交付给托管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除受让方及其签字、受让日期为空白之外,其余内容如股权转让数额、价格、违约责任、争议解决方式等均是事先拟定的,并非空白。海东发公司盖章覆盖在文字至上,系先有内容后加盖的公章,且借款协议已载明海东发公司、赵晓平委托托管公司转让股权并“事先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应认定海东发公司、赵晓平作为转让方事先拟定了确定内容的协议,不是空白协议。

三、托管公司行使股权转让的条件是否成就。

最高院认为,根据借款协议第五条的约定,托管公司转让海东发公司、赵晓平的股权是受后者委托的,且唯一的前提条件是“乙方(含章公司)不能按时归还借款”。本案含章公司的借款到期日是2005629日,含章公司在借款期限届满前只归还了10万元,在此后近两年的时间里,含章公司再未偿还任何款项,海东发公司、赵晓平也未履行担保责任。在合法权益面临侵害的情况下,托管公司有权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和借款协议的相关约定转让海东发公司、赵晓平授权其转让的股权,以实现其债权。

四、股权转让协议是否合法有效。

最高院认为,本案股权转让协议的合法性、有效性涉及诸多方面,包括海东发公司及赵晓平对托管公司的授权是否合法存在、股权转让程序是否合法、借款协议无效是否必然导致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以及股权转让协议本身的效力问题。

1、关于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的授权。至托管公司实际办理转让股权时,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不但未承担担保责任,而且从未撤回对托管公司转让其股份的授权。2007619日会议纪要中记载了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不同意对500万元借款到期后再提供担保”,不能构成对托管公司转让其股份授权的撤回。因此,托管公司在办理本案股权转让事宜时,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的授权依然合法存在。海东发公司和赵晓平2007624日、25日在《齐鲁晚报》上刊登声明称“自本声明之日起,现在不委托托管公司以每股1.26元或任何价格转让上述股权”,该声明发生在股权转让行为(622日)发生之后,不能影响此前已经发生的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

2、关于股权转让程序。托管公司在授受权转让股权时,事先向其他所有股东发出了购买股份的通知,符合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规定,在程序上没有任何瑕疵。

3、关于借款协议与股权转让协议的关联性。本案借款协议属于企业之间的借贷,已被生效判决确认为无效协议。股权转让协议虽与借款协议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显然属于另一法律关系,其内容不为法律所禁止,因此,借款协议无效并不必然导致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4、关于股权转让协议本身的效力。从合同主体看,该股权转让协议主体合法,并无证据证明张德俊受让股份存在恶意,其资金来源于其他股东并不为法律和公司章程所禁止;从合同客体看,转让标的物并非为法律禁止的转让物;协议的内容和签署符合合同法的规定。因此应认定本协议有效,且于签署日即2007622日发生法律效力。

2012112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2)民提字第116号、117号民事判决,判决撤销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改判张德俊与赵晓平、海东发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有效,张德俊具有托管公司股东资格。

相关法条
相关文件链接
115   事先拟定条款并授权他人在一定条件下签署的... 管理员 2013.09.17 2690
上一页 海上保险中投保人如实告知义务的...
下一页 无服务无对价:用公平原则解决技...
 
 
双城国际 山东省高级法院 网易邮箱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人大法工委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中纪委&监察部 中国律师网 法律图书馆 青岛统计网 青岛政务网 青岛新闻网 知识产权网 百度百科
山东律师网 中国法院网 恒金鹏投资          
鲁ICP备021305号
COPYRIGHT © 文康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