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精选案例
题目 610万是补发工资,还是偿还借款?_债务纠纷_合同法
档案号
委托人(犯罪嫌疑人)
对方当事人(受害人) 郭某(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
案由(起诉罪名)
委托人 某外商投资股份公司(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
辩护(代理)律师 王建军、王军
案情概述  

2006年起,郭某受聘担任某外商投资股份公司财务经理。郭某任职期间,为公司办理民间借贷融资事务。郭某联系他人贷给公司资金用于公司经营活动,公司则向郭某以及其他个人支付利息和偿还本金。

2009年郭某拟从公司辞职。辞职前,郭某与公司核对了应发放奖金人民币200万元,应补发效益工资报酬50万元。2009年底,公司向郭某付款人民币610余万元。郭某收到款项后,即以公司拖欠工资和奖金为由,起诉到青岛市某区人民法院。

一审诉讼过程中,原告郭某与被告公司,双方对公司原先尚欠郭某奖金人民币200万元、工资50万元的事实没有争议。但公司认为,2009年底公司向郭某付款人民币600余万元,已经结清所欠郭某工资和奖金250万元。郭某则认为公司原欠郭某借款本金和利息660余万元,以上600余万元是公司偿还的借款;上述600余万元尚不足完全还清其欠款本息660余万元,所以公司还欠其工资和奖金250万元。公司则对借款本金和利息660余万元的债务不能认可,公司主张上述债务包含借款高息,不符合法律规定。同时,公司认为,其支付的600余万元确实是支付的工资和奖金以及部分借款。剩余借款,双方存在争议尚未结算。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司向郭某支付款项时没有与郭某达成书面意见,现无法证明公司向郭某支付的600余万元中包含了应付工资和奖金250万元;同时,郭某证据证明公司账目确认尚欠郭某债务660余万元;公司已经支付的600余万元尚不足还清郭某借款,也就不能冲抵所欠郭某工资和奖金。基于此,一审法院判决公司偿还郭某工资和奖金人民币250万元。

本所律师接受某外商投资股份公司的委托,代理案件的二审诉讼。

辩护(代理)要点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有两个:1、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的610万元应当先清偿其借款,还是先清偿其工资和奖金;2、在劳动争议案件中,法院有无职权对其他当事人之间的未经司法确认的借款纠纷作出认定。

在对一审判决进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本案承办律师代理委托人提起上诉的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关于上诉人所支付的款项应当冲抵借款的认定是错误的。

一审判决查明:20103月至201111月期间,上诉人共计向被上诉人分七次电汇610.3万元,当事人双方对上述事实均无异议。本案争议在于被上诉人认为上述款项是上诉人偿还其借款;而上诉人则认为上述款项中2011114日汇出的50万元是支付被上诉人的工资47.47万元及利息、2011429日和59日汇出的共计200万元是支付被上诉人的奖金,其他四次汇款共计360.3万元是偿还被上诉人的借款。

当事人的上述争议属于债务“履行的冲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债的冲抵方法分为 “意定冲抵”和“法定冲抵”。“意定冲抵”又分为“合意冲抵”和“指定冲抵”。上述冲抵的原则是:在当事人双方没有形成合意冲抵的情况下,将由债务履行人决定冲抵顺序。在当事人不为指定冲抵时,将适用法定冲抵。

事实上,上诉人付款的用途已经做了非常清楚的区分。上诉人2011114日付款记账凭证记载“付郭某工资款”,2011429日和59日付款记账凭证记载“付郭某欠款”,而其他四次付款记账凭证则记载“还郭某借款”。

因此,本案付款是支付的工资、奖金还是偿还的借款,将由履行债务一方的上诉人决定。而上诉人在汇款时的记账凭证上记载的内容,已经充分体现了上诉人所作出的“指定冲抵”的意思表示。

一审判决,没有考虑上述法律规定,仅仅以上诉人支付的款项不足以偿还被上诉人的借款总额为由,认定上诉人没有清偿被上诉人工资、奖金,是适用法律错误。

二、一审判决关于上诉人拖欠被上诉人借款人民币6603425.76元的认定也是错误的。

首先,一审判决上述认定没有直接证据。本案当事人就双方之间的借款金额是有严重分歧的。在此情况下,借款金额的认定,通常要查明借贷双方的“借款合同”、“付款凭证”、“银行记录”等直接证据,才能就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关系以及借款金额的相关事实作出认定。但是一审案件审理中,法院在没有上述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就认定当事人之间存在6603425.76元欠款,缺乏事实依据。

其次,一审中被上诉人提交的“付款明细表”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本案当事人双方存在6603425.76元借款事实的证据。“付款明细表”上并没有任何关于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借款人民币6603425.76元的陈述或者注释。一审判决单凭该“付款明细表”就认定上诉人欠付被上诉人借款6603425.76元,依据不足。

法院如果认为必须查明当事人双方之间的借款事实,才能就本案劳动争议纠纷作出判决。那么,上诉人请求法院按照借款案件的正常审理程序,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另案查明当事人之间的借款事实,再据此作出本案判决。

判决结果  

二审法院经过审理,接受了上诉人律师关于“债的冲抵”的意见,判决依据债务人的指定完成债的清偿,即相关付款优先用于偿还郭某工资和奖金。据此,郭某关于工资、奖金的劳动争议诉讼请求,已经丧失事实依据,无法成立。判决驳回郭某诉讼请求。

相关法条
相关文件链接  

【案件评析】

1、本案是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一审判决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对双方借贷关系作出认定是不恰当的。

公司与郭某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关系以及具体借款情况如何,应当依据相关借款合同、收款收据和能够反映款项实际支付及流转情况的财务凭证、银行数据,来作出事实认定。上述事实显然不属于本案劳动争议的审理范围。一审法院在本案劳动争议案件中,对公司与郭某之间的借贷纠纷作出审理和认定,超出本案劳动争议案件的审理范围,是不恰当的。

事实上,公司与郭某之间的借贷纠纷是相当复杂的。本案审理期间,涉及双方借贷关系的案件,经人民法院受理的已经有两个案件。鉴于双方的借贷关系复杂,且当事人已另案提起诉讼,本案劳动争议案件显然不宜再合并审理双方借贷纠纷。本案应当依法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劳动争议作出判决;同时告知当事人将其借款纠纷另案起诉或者合并到已经发生的借款诉讼中进行处理。

2、本案郭某之所以将工资、奖金与借款混为一谈,其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劳动争议为名,希望曲线将其所谓的高利贷合法化。

实际上,郭某并未与上诉人签署过任何借款协议,也未直接向上诉人提供过任何借款,而仅仅是上诉人对外借款的中介人。与上诉人有关的借款共计签署了5份合同,借款本金实际到帐总额1290万元,借款时间最长3个月、最短不到1个月,上诉人已经偿还的借款本息合计1980.3万元。上述借款利息,按照借款3个月折合年息将高达214%,这显然是高利贷。如果按照民间借贷借款利率不超过人民银行利率的四倍标准计算,公司相关借款本息早已经还清。如果按照一审法院的逻辑,上诉人所支付的610万元用于偿还该借款,相当于该笔高利贷自动“复活”,郭某的非法企图将得逞。

3、二审法院判决所依据的“债的冲抵”原理,其论述可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第156页(人民法院出版社)和《合同法总论(第三版)》第321页(法律出版社)。

按照该原理,债的冲抵方法分为 “意定冲抵”和“法定冲抵”。“意定冲抵”又分为“合意冲抵”和“指定冲抵”。上述冲抵的顺序安排是:优先适用“合意冲抵”。当事人对债的冲抵顺序达成一致意见的,按照双方的“意定”顺序进行债务冲抵。其次适用“指定冲抵”。在当事人没有作合意冲抵的情况下,将由债务履行人决定冲抵顺序,此为“指定冲抵”。如果当事人没有形成“合意冲抵”且债务履行人又没有进行“指定冲抵”时,则按照法律规定的顺序进行债务冲抵,即为法定冲抵。

117   610万是补发工资,还是偿还借款?_债务纠纷_... 管理员 2013.10.10 2720
上一页 无服务无对价:用公平原则解决技...
下一页 张女士撤销房屋赠与合同案_民事
 
 
双城国际 山东省高级法院 网易邮箱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人大法工委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中纪委&监察部 中国律师网 法律图书馆 青岛统计网 青岛政务网 青岛新闻网 知识产权网 百度百科
山东律师网 中国法院网 恒金鹏投资          
鲁ICP备021305号
COPYRIGHT © 文康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