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精选案例
题目 受托董事不得谋取委托股东的权益_某文化用品公司股权纠纷_公司_民事
档案号
委托人(犯罪嫌疑人)
对方当事人(受害人) 霍某某(霍老先生之二子)
案由(起诉罪名) 股权纠纷
委托人 霍老先生及子女5人
辩护(代理)律师 孙芳龙、李华、陈须在
案情概述  

霍老先生早年移居美国,育有霍某某(以下简称霍氏二子)等5名子女。美国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美国公司)是由霍老先生在美国纽约州创立的家族式企业,董事长一直由霍老先生担任。1988518日,美国公司与青岛某工厂合作成立青岛某文化用品公司(以下简称合作公司)。1990117日,美国公司根据合作合同的规定,委派霍氏二子担任合作公司副董事长。在任期间,霍氏二子于199757日私盖美国公司公章,出具了其本人为美国公司董事长的虚假文件,致使美国公司无法在合作公司中行使应有的股东权利,并在1997年底合作公司分取红利时将美国公司应得的利润全部据为己有。

美国公司发现霍氏二子的侵权行为后,多次向合作公司发出书面改派董事的通知,被霍氏二子控制的合作公司均置之不理。美国公司又多次向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经发局陈情,要求该局出面协调。该局多次协调后仍无进展。

为此,美国公司委托本所孙芳龙、李华律师于1998年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霍氏二子停止侵权,返还非法所得红利。

经庭审调查,美国公司已于1993年解体。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美国公司无权以自己的名义行使民事权利,美国公司在合作公司中的股权应由美国公司的股东按比例继承。因美国纽约州法律与这一规定不一致,当事人对此难以理解。经律师耐心向当事人解释中国法律后,当事人接受律师建议,霍老先生与另外四名子女以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名义申请参加诉讼,并委托刘学政、陈须在律师为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

 

辩护(代理)要点  

霍氏二子的代理人在一审庭审中提出,其父霍老先生已经将美国公司的董事长一职让给霍氏二子,此事实虽未办理任何手续,但霍家全家对此是予以认可的,并举出了其大姐霍女士在接受山东电视台“海外青岛人”栏目采访时的一段录像予以证明。霍女士在采访中介绍霍氏二子时说:“他是美国某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他是管企业的”“他的企业有青岛某文具有限公司”等话。该事实也已经过青岛市工商局确认。因此,霍氏二子担任美国公司董事长并非越权行为,其委派自己担任合营企业董事的行为,自然也不构成侵权。在霍氏二子担任合作公司董事之前,该公司一直亏损。正是由于霍氏二子的精心经营,公司才走上了盈利的道路,霍氏二子对合作公司有贡献,因此合作公司的美方投资者权益应当由霍氏二子享有。

霍氏二子的代理人还提出,第三人不能证明自己是美国公司的合法股东,从而不享有本案诉权。第三人提供的美国公司的股票,属于境外证据,未经签证、认证手续,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且签发时间晚于公司设立时间,不符合中国公司法的规定。股票上也没有股东的签名。

 

我方律师代理意见:

一、合作公司的美方投资者是美国公司,美国公司的董事长是霍老先生。

这一点可以从被告霍氏二子提交的1986年美国公司设立文件可以看出。该证据是在青岛市工商局合作公司档案中备案的股东材料,也是美国公司的原始登记材料。没有一份合法证据证明该董事长人选曾经变更为其他任何人(包括霍氏二子)。

霍氏二子的合法身份是美国公司委派到合作公司的副董事长。在美国公司解散以后,其在合作公司的股权应当依法由其全体股东继承。此时,霍氏二子作为美国公司股东利益的代表,其在合作公司的合法身份仍是合作公司副董事长,并不能因此而摇身一变成为美国公司的董事长。被告代理人辩称所谓霍氏二子为美国公司董事长系公认的事实,实属荒诞。董事长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以法定登记机关登记为准,岂能“公认”?至于青岛工商局确认“霍氏二子是美国公司董事长”的所谓“事实”,正是建立在霍氏二子谎言的基础上,是霍氏二子编造谎言的结果,而不是霍氏二子主张自己是美国公司董事长的根据。霍氏二子企图以其蒙蔽有关主管部门的“既成事实”,来掩饰自己的侵权事实,是站不住脚的。况且,开发区经发局后来也正式否定了霍氏二子的自我任命行为,暂停批准其委派董事行为。

关于“海外青岛人”节目中霍女士的谈话内容,我们认为霍女士出于维护家族团结和睦的良好名声而对被告的一些非正式称呼,不能代替公司的正式任命文书和法定登记程序,不能证明霍氏二子的董事长身份。

退一步讲,即使证明霍氏二子是美国公司的董事长,也不能成为其侵害其他股东权利的理由。保护股东权益应当是董事长的法定职责。

霍氏二子在1997年提交合营企业的董事任命文书中,擅自以美国公司董事长自居,没有美国公司董事会的任免决议,也没有董事长霍老先生的委托或权力移交证明,已超越了美国公司董事会和董事长霍老先生对他的授权范围。通过自命为美国公司董事长的方式,霍氏二子实际控制了美国公司在合作公司的全部股权,使得美国公司及其股东无法行使其在合作公司的股权,对美国公司及其股东构成侵权。

二、合作公司是中外合作企业,股东不仅要投入资本,还负有对合作企业进行管理的义务。这一点,我方非常赞同。原美国公司对合作公司不但投入了资本,而且先后委派了霍氏四子、霍氏二子直接参加公司经营管理,霍氏二子正是原美国公司委派到合作企业进行管理的代表。但是,并非只要对合作企业投入了管理,就会当然成为合作企业的股东。霍氏二子作为合作企业股东委派到合作企业的副董事长,他的经营行为所带来的收益和风险最终都归于股东承担,对合作企业进行妥善、有效的管理经营正是其对委托人应尽的义务。霍氏二子对合作企业经营得再好,他的身份也只是受雇于股东的经营者,他可以得到与其经营业绩相应的经营报酬,但不能因此而成为股东。

霍氏二子作为受托人,本应忠实于股东,不应当借机谋取委托人的利益。但是,霍氏二子在没有原美国公司股权转让文件的情况下,利用合作公司吸收新合作人之机,以自己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与原美国公司同名的公司名义,骗取登记,将原美国公司在合作公司的股权移花接木,非法侵吞。霍氏二子在上诉状中声称:“1997年,上诉人是以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美国公司的名义与合作公司的其他股东签订续展合作期限的协议,并非代表86年美国公司履行董事之职”,正是霍氏二子对其侵权行为的真实表述。

对于霍氏二子提交的“海外青岛人”节目片中人物的语言,我们认为应作法律意义上的理解。霍氏二子代表美国公司参与合作公司的经营,是霍氏家族企业内部的工作分工,不应视为所有权的划分。霍氏二子只是霍氏家族企业中负责“管企业的”,而管理企业绝不等同于拥有企业。到底谁对企业享有所有权,应当以工商机关登记为准。

三、第三人对美国公司享有股权,是美国公司的合法股东,有权向被告霍氏二子主张权利。

美国公司作为一个家族企业,没有任何外来出资,在成立之初就是以霍老先生的名义申请注册的,所有投资都是霍老先生以其毕生创业积累所得投入的。霍老先生是美国公司的董事长和唯一实际出资人。

霍氏子女作为霍氏家庭之成员,参与美国公司业务,对公司发展分别起着不同的作用。霍老先生作为董事长同时又是家长,对自己投资的美国公司的股权进行分配,既是董事长职权范围内的确认股权行为,更是一种对自己财产的处分行为,符合公司法和民法的一般规定。第三人由此获得美国公司股权,完全合乎法律。  

关于董事会决议及股票签发问题。美国作为英美法系的典型代表,其公司资本制度实行的是授权资本制,而非注册制,因此,其股份发行在公司登记设立后的任何时间进行,都应当视为正常。而且,按照美国的公司法,霍老先生作为美国公司的设立申请人,是该公司的法定创办人,有权指定新公司的首届董事会,自然包括指定其自己为董事长,当然有权起草制定董事会文件、签发股票。董事会决议和股票完全符合形式要件。

关于公证认证问题。民事诉讼法只对境外当事人委托代理人的委托代理手续,提出当地公证机关公证和我国驻当地使领馆认证的要求。本案中的董事会决议,并非委托代理手续,而是书证。该书证既是原件,又有形成该份证据的当事人本人可以证明其真实性,该当事人的身份又无疑义,在此情况下,人民法院直接对此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而无须经过公证、认证手续,符合国际法和司法主权原则。

 

判决结果  

法院经过两年多的审理,多次调解未果后作出判决,认定霍氏二子侵权事实成立,判决霍氏二子停止侵权,原美国公司在合作公司的股权由第三人和霍氏二子按比例享有。霍氏二子不服,提起上诉,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霍氏二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霍氏二子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经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双方达成和解,霍氏二子一次性向原告支付1600万元,合作公司外方股权划归霍氏二子。

 

相关法条
相关文件链接
14   受托董事不得谋取委托股东的权益_某文化用... 管理员 2154
上一页 银行成为债券持有人后向担保人追...
下一页 合同的订立、履行与解除应当符合...
 
 
双城国际 山东省高级法院 网易邮箱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人大法工委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中纪委&监察部 中国律师网 法律图书馆 青岛统计网 青岛政务网 青岛新闻网 知识产权网 百度百科
山东律师网 中国法院网 恒金鹏投资          
鲁ICP备021305号
COPYRIGHT © 文康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